2008年12月9日星期二

海嘯改變人生 三代不同獨白

新香港人寫了差不多一年了。當時創造這空間的原意﹐是給第四代香港人一個在主流媒體發聲的空間。一年了,我想以博客形式的遊戲文章來作個紀念﹐即使他們都是我認識的人。

廠佬的黃昏
我是戰後出生的。在香港輕工業興起的時候緊跟大隊賺第一桶金﹐也曾與未成超級暴發戶的大劉同檯品酒﹐搭上內地官員時又撈了個甚麼人大代表玩玩。當然﹐二奶也包了不少。曾經﹐這是一種很寫意的生活。

只是﹐沒有遠見的香港政府與我﹐並沒有把山寨廠的長遠發展當成一回事。十年﹐二十年過去了﹐仍然是那幾種玩具與服裝。然後﹐金融風暴沙士毒玩具毒奶金融海嘯等等把我弄得雞無鴨血。和上面合作的生意也被人用計騙了去。在外地讀書的不肖子醉酒駕車撞死人。到六十歲生日那天﹐醫生告訴我有前列腺癌。我瞞著家人﹐自己上深圳做手術。

沒人可傾訴﹐唯有寫博客。這是我第一篇文章。

金童之末路
我今年四十六歲﹐是其中一間四大會計師樓的合夥人。我是憑雷曼兄弟這客戶上位的。對了﹐就是那間天殺的投資銀行。我是負責那客戶的主要合夥人。今天解僱我的決定被三分二的合夥人投票贊成通過。十多年的血汗就這樣一筆勾銷。

我還記得自己高考成績不理想﹐進不到大學。費了好大的勁才好不容易擠進四大會計師樓由低做起。我沒有結婚﹐會計師樓的人都說我是大長今。但我無法抽離。97年做了負資產﹐直至八年後才翻身。現在一個海嘯﹐甚麼都沒有了。

沒人可傾訴﹐唯有寫博客。這是我在超高級超高層豪宅的天台上最後一篇文章。

創作與地獄
作為最後一代在殖民地時代長大的香港人﹐我選擇了一門不賺錢的行業 -- 做作家。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所謂理想﹐我浮浮沉沉九年了。沒有買股票﹐更沒有買樓花﹐永遠在綜援線上下徘徊。結果﹐九年感情的女朋友終於受不了分手。

在香港真的是沒錢沒尊嚴嗎?沒有市場價值的才能就不是才能嗎?為甚麼就是養不起寫作的人?朋友可憐我﹐給我在花園街做小販賣炸豆腐的工作機會。這就是追求理想的下場嗎?香港不是文化沙漠。香港是文化地獄。

沒人可傾訴﹐唯有寫博客。這是我以作家為職業的最後一篇文章。

4 則留言:

小汀 說...

很喜歡這一篇文,有人情味。

暗黑的卡夫卡 說...

謝謝...是我們這column的不同之處吧?

W 說...

我想香港有近一半人看到這3個故事,會對其中最少一個個案給出「抵佢地死」的心理反應。

金錢社會最大的好處及壞處,就是把各種責任非常清楚地個人化——即使當中有很多換算是錯的。

香港面對的眾多根源問題之一,在於很多人脫離了金錢和個人審美觀,就無法去客觀評估一件事的價值和代價,也就生出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結構性責任錯配」。一個角色要盡責,很多時不是只得一個人努力就可以做到……

hei 說...

哎呀~
我仲打算試吓轉型做作家tim!
可憐自己想做ge都係呢d "唔實際"ge野~

我原本想做ge係一個更難生存
可以話死硬咁済ge行業---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