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6日星期五

副學士泛濫 勿當避難所

閱報得知香港竟有三萬名副學士學生,震驚了我。

從現實的層面來說,學歷(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或改善生活。對於家境富裕的學生,副學士理應不入流,何解?中產或以上階層的子弟從小就接受良好教育,備受培養,在他們的生活圈子裡,獲得一間名牌大學的學士學位是理所當然的事,只有人脈或個人特質會影響他們的命運。反之,低下階層的學子需要獲取一個具認受性的大學學位,才能在社會階層向上爬。

認受性不足 不利貧困生向上

具體舉個例,一個家住天水圍公屋的青年所拿的大學學位,其效益(utility)要比家住跑馬地私人住宅區的青年人為高。基於這個道理,我甚反對貧困出身的學生對副學士課程有過高的期望,或以敷衍了事的心態去讀這個認受性不高的課程。

香港這彈丸之地,已存在著九間大學,加上副學士課程,社會上將有供過於求的「精英」。友人和我的看法一致,學生們更不應視副學士為捷徑,或視它為會考失敗的收容所,副學士應是獨立課程如高級文憑或文憑課程。現實是殘酷的,我也曾做過學生,考試偶然失手是理解的,可以重考一次,重考所面對的壓力和挫敗感,能轉化為正面奮鬥的力量,對於將來工作或面對人生更大的挫折將會受惠無窮。假如堅持以副學士作為學士的先修班,真的要加倍努力,筆者見不少修畢副學士的年青人以非常不堪的成績表來面試,就忍不住搖頭嘆息,讀書的成本很高昂,對於家境不太好的人來說,負擔更大,寄語各位年青人好好為自己和家人想一想。

捨難取易 終高不成低不就

可惜的是,從身邊的觀察所得,學生選擇修讀副學士的普遍心態是,考不上大學,就捨難取易,昔日我們只能選擇重讀,或報讀專業教育學院,以學會一技旁身,然這一代則紛紛以副學士為橋樑,誤以為修畢副學士就等同半隻腳跨進大學門檻,鐵定能取得學士學位,到發現副學士課程其實未被廣泛接受時,就全然歸咎於政府或教育界人士。

副學士不像我們玩電子遊戲機的「金手指」,或網上虛擬遊戲(online game)的武器,它並不能保証所有修畢課程的人都可以升讀學士學位。普及教育的理念本是好,但過多質素參差的「精英」湧現社會,將造成不少「高不成低不就」的結構性失業,嚴重的更會引起社會問題。

4 則留言:

samuelmichael 說...

"普及教育的理念本是好,但過多質素參差的「精英」湧現社會,將造成不少「高不成低不就」的結構性失業,嚴重的更會引起社會問題。"
筆者同好多主張精英論既人都有一個假設,就係每個人讀完學士學位就一定要出黎做野,依個亦都係香港人視野既局限。當學位普及既時侯,社會對人才既要求都會上升。以台灣為例,精英大多數繼續讀碩士博士,出國升學。成個競爭只不過由高中(會考,高考)推到去大學姐。
最大問題係我地俾左太大個光環俾大學姐。

匿名 說...

小汀:

咪係後生仔女唔識諗事情呢.

咁有心讀書?讀OUHK Degree好過啦!

Daniel.

小汀 說...

samuelmichael:
"當學位普及既時侯,社會對人才既要求都會上升。"問題是,廿多年前只須中五學歷程度便可的工作,現在都要求新入職人士要有學士學位兼專業資格和相關經驗。就舉個例,銀行teller是否真的需要大學畢業生才能勝任呢?或以我工作的職業為例,front-line的地勤人員又是否非大專生不可?

只不過是因為普遍的中五、中七生水準下降,我們才要僱用大專生。普及教育的另一缺點,就是造成更多僱主對新畢業生的苛求。

你說得對,社會對人才的要求提高了,我們可繼續花費投資唸碩士博士,到那個時候,不知道社會會否演變到做一個普通的客戶服務員都列明要有學士或以上程度,碩士畢業生優先呢?

Daniel:
我也不能一概而論,有好些唸ASSOCIATE DEGREE的學生真的很用功,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嘛。再者,我也很後生的:P

匿名 說...

小汀:

我所以這樣說,是以成本計算.

有很多ASSOCIATE是借錢讀書的,對嗎?但他們的貸款數額,竟然與讀OUHK相差無幾(OUHK的Degree HK$200,000內有交易)

證明小汀分析力勁強,上一個post我故意要引起討論.

P.S.妳那種叫秀外慧中呢:)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