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4日星期五

新一代視愛情為遊戲 真心難求

我們這一代的人,很認真求學認真工作,視拍拖談戀愛只是生活的調劑品,何必太認真?有說電影能反映那個時代的社會面貌,假如是真的,我會覺得很悲哀。葉念琛所拍的愛情三部曲裡不乏經典金句,與現今的戀愛態度或觀念有不少相同之處。

「我知道怎樣去令一個人喜歡我,但當那個人喜歡我之後,我已經覺得不好玩了,因為我已經打爆機。」

「溝仔之嘛,又不是叫你拆原子彈,咁認真做乜啫?」──這兩句是阿寶在《十分.愛》中的對白。

「我就好似電腦入面的『我的最愛』一樣,『我的最愛』有好多,根本唔會得一個,鍾意就keep,唔鍾意就delete。」──這一句是阿寶在《我的最愛》中的對白。

鬥智鬥力 撒謊耍手段

把愛情視之為遊戲,坊間甚至有暢銷書藉,諸如「把妹達人the game」或一系列的戀愛守則,指導別人談戀愛技巧。我發現原來愛情也變成一個學科,巿面上有精讀書本出售。如果有暗戀對象,不要跟別人說,因為好友一定會說:「現在是甚麼時代了?還暗戀別人?可能人家已經換了三次畫了!」連有些已結婚的友人,都說愛情只是一場鬥智鬥力的遊戲,當中需要無比精密的謊言,適時耍些小手段,才可以把人留住,把心吊住。

近日,我在網絡上不經意看到一篇文,詳列了曖昧法則,對現今男女的愛情觀念,真的心有餘悸,看來苦無大智慧的我,玩不起現代人的愛情遊戲。昔日網絡上不乏文章大肆抨擊善玩曖昧之人,如今卻吹捧起這些情場浪子或小魔女。

想白頭到求 恐生錯年代

其中一則令人啼笑皆非──「如果喜歡在辦公室吃零食的話,當心情特別好或者特別差的時候丟一兩塊過去給他,他會吃的很開心的,平時就不必了。」,好像把對象視為小貓小狗。我不諱言,有些法則我也曾做過,不過全然不是想搞曖昧,為什麼要把關心朋友的行為列為曖昧?更驚訝的是,寫這些法則的人好像認為曖昧是沒有問題的,那不傷人。

我還是喜歡以往的人,至少是真情實感。昔日的執子之手,與子皆老的景況,跟我越來越遠,恐怕我是生錯年代。

18 則留言:

Middle 說...

先謝謝引我那篇轉貼文。 =)

我想,大都市的人實在有不少曖昧的事情,
就如那篇文是大陸人所著的,過去在網路找題材時,
日本、台灣等地也很易找得到有關討論;
再回看十多年前,曖昧的情況也不難發現,
不過通常偏向三十以上、有家庭有一點錢的人身上(也通常會發展成為偷情或情婦、第三者),
他們比較有能力製造花巧奇藝以及時間去挑引對方,
不像現在只需用一個稍有心思的簡短sms 來得方便。

其實好多人都不喜歡曖昧,
受過其苦的人依然會對這回事恨之入骨,
只是現在網絡普及了,從前大家不太提倡及說出口的事,
現在多了一個不用現真身的渠道,可以向大家分享經驗甚至心得。
但這也是物以類聚,就如有班朋友喜歡曖昧,
自然就會說這話題說得深有同感、而同時又跟對方曖昧幾下;
不喜曖昧的人不會因此而被「淘汰」,
自己仍是可以去追求自己認定的愛情或理想對象,
只要自己喜歡的對象不對自己曖昧不明就行了。
每個年代都一樣,有人追求清明有人偏好曖昧,
只是有時套上不一樣的包裝,就如以前也有過紅樓夢。

小汀 說...

middle:

我要謝謝你留言才對:)

也跟和友人談過類似的話題,時代進步,電話、msn、e-mail統統都是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的產物。我常想,為什麼以前鄉村的人能忠貞不二?又為什麼現代人這麼容易與職場上的人拉上關係?

男女間的關係很玄妙,簡單如一則短訊,看似沒甚麼,原來send者有心,收者有意,你來我往的,很易就展開一場曖昧的情愫。我只想說,在舊日的社會裡,就比較難,或者要真正猜到對方的心意,所需的時間比較長。

或者我是寫得比較偏一點,的確,面對曖昧,有人喜歡,也有人討厭,不能一概而論。不過呢,觀乎身邊比我年輕的同事,或與我同齡的友儕,不難發現,接受曖昧比抗拒為多。

Kris 說...

呢篇係咪鬧梗我!?

唉。

親身經驗:咪玩咁多曖昧好。會死人架。

Martin Oei 說...

死仔包,你無端端自己對號入座嚟把鬼?

我同我前女友開始之前,她同我的曖昧關係成五年,唔通我又鬧鬼佢咩。

如果係有心,就請將曖昧變成真,不過唔好同n咁多人搞曖昧,否則恐怕你將會知道何謂車裂之刑。

Sorry,天下間無幾個《火宅之人》主角咁好運(或不好運)的人。

Galileo 說...

近來Forum愛情版唔少暗戀,又唔知自己想點,問下問下就完結。

無疑有人會好享受,但更多係根本唔知自己想點拉扯到有效期完結,要一口食曬成屋過期罐頭菠蘿。小弟正正試過一次, 仲要係663的屋企發生 (戲迷應該知係邊度),認真夠刻骨銘心。有心,真係怕遲的。

唔知自己想點,知道自己唔想點,仍然合用。

Kris 說...

某朋友話,咁講會增加趣味性,玩下而已 lol

唔洗車裂之刑,已經玩到七癆八傷。抵死囉。

曖昧尚且如此,要講新一代愛情問題,性關係似乎更為複雜。曖昧得耐唔小心擦槍走火就係咁先。不如講下呢樣。



「我就好似電腦入面的『我的最愛』一樣,『我的最愛』有好多,根本唔會得一個,鍾意就keep,唔鍾意就delete。」

雖然走音鄧演戲真係唔得,呢句對白佢既表現值得比一百分。講中哂囉。好多人真係按呢種模式辦事。

暗黑的卡夫卡 說...

「我就好似電腦入面的『我的最愛』一樣,『我的最愛』有好多,根本唔會得一個,鍾意就keep,唔鍾意就delete。」

講得好中Point...又﹐
『我的最愛』有好多 => 唔知自己想點,知道自己唔想點?

匿名 說...

小汀:

玩愛情遊戲?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Daniel.

Kenka 說...

小汀: 別想得太美, 農村不一定忠貞, 城市不一定放蕩, 我工廠在農村, 一樣見到紅杏出牆, 在城市的電車男, 純情好人得以為已經在世上絕種, 而數量其實不少.

小汀 說...

re Kris:
哈哈,不是不是。雖然已從leona口中得知你是「壞男人」。:p

如果雙方都清楚大家的定位如何,些微曖昧以增趣味也無不可。但今日的趣味會在他日其中一方認真起來的時候變成煩惱。

好多人都話未到死果刻都唔知誰是最愛,但我就覺得我今日講我最愛某某,可能他日有變,但唔代表今日我講大話囉,我都係最愛某某,只不過這種「最愛」有期限。


re Martin:
好一句「唔好同n咁多人搞曖昧」<--我覺得呢,搞曖昧就好似化妝或整容一樣,係會上癮的,同得一個搞曖昧,就會同第二個、三、n個搞。

re galileo:
唔知自己想點即係唔係好鐘意啦,咁咪唔好暗戀(咪鬼戀啦)九成拖一排就唔記得咗個target,都唔知曖昧黎做乜,累己累人。

re 卡夫卡:
我就覺得「『我的最愛』有好多」唔等於「唔知自己想點,知道自己唔想點?」。我咁睇:有好多「最愛」証明是有preference的啦,未搵到唯一的最愛啫,唔等於唔知自己想點。你話呢?

re Daniel:
哈哈,我不懂得玩愛情遊戲的,因為我太笨喇。


re kenka:
很直接的說 -- 但我不想找電車男過世呀~~~~~~~~(阿門)

Kris 說...

Leona講左乜!?好驚喎...

如果玩曖昧都夠膽玩到上癮唔知死,棧搞到自己煩死無暇應付咁多個。一日二日都係度為男/女關係煩惱,咩時候理咩人,應該點樣對佢,會唔會有進一步發展定只係ONS咁算數,呢晚某人飲醉左本身曖昧梗又會發生唔知咩事,果個深夜話自己想有人陪你又唔知理唔理佢好,另一個又會無端端講好多句「好掛住你」...blahblahblah

『我的最愛』有好多,根本唔會得一個,鍾意就keep。Keep到咁多個仲要玩得開心就真係太勁啦。就算當你keep到,玩夠又唔識delete就等lai野。

所以都係咪玩咁多,乖乖地得一個正印咪算囉。

小汀 說...

Kris:

佢剩係話你話自己係壞男人咋。:p

講到上癮,我喺度諗,會唔會有啲人玩到已經可以auto feedback,無你所講既煩惱呢?

乖乖地得一個正印咪算囉。<-- 令我諗起一個男性友人的「三分一」理論。佢話如果佢既擇偶條件係:美貌、溫柔和有學識咁計,假如佢的女友只符合其中一項條件,佢就會多搵一個女友去滿足其餘的兩項,如果好彩的,另一個女友一次過符合兩項條件,佢就會同時keep兩個女友。最多都只係3個女友。我當時諗,但如果一個男人對女友的要求不止三項,咁佢咪要好多好多個女友,去填滿晒啲要求? 真係恐怖。

martinoei47 說...

To Kris
一腳踏n船我無福消受,因為我集中力極度有限,我專心專意照顧到一個已經好好。

To 小汀
睇男人類型

通常三分一理論果些男人,好唔心足,而且唔知自己實際要乜的男人。
另一種男人係口講想要,但實際要的唔同,口講想追係斯文大方傳統的女仔,但實際過電的人,查實都幾唔同,係比較活潑,而且思想西化果種。

我就係呢挺。

Middle 說...

講到上癮,我喺度諗,會唔會有啲人玩到已經可以auto feedback,無你所講既煩惱呢?



實有嘅,呢個世界咁多高人,
唔駛讀咩法則就已經本身好識得曖昧,
我哋見唔到,好可能只係因為人地曖昧生活豐足、唔得閒上網發表而已。

身邊有幾位朋友如此,
有啲每次出唻都可以帶唔同嘅人、好親密咁向大家介紹係「朋友」,
又或者經常有個跟出跟入接送周到嘅男性「好朋友」、「好兄弟」甚至「好姊妹」,
從來無見過佢地有一個正式嘅男/女朋友,
可能因為覺得咁樣無咁煩惱無咁多責任,
佢哋或者只會間中為點樣同人地唔再繼續落去而煩一陣間,
就好似漫畫書「他和她的事情」嘅「淺野」咁,寫意得過份。
呢啲係壞榜樣,但我相信亦有人都會一邊鄙夷、一邊羨慕過。

小汀 說...

re martin:

一句講晒,口不對心。女仔都有好多係咁的,把口話鐘意好男人,實質係鐘意小小壞的男人。

re middle:

無固定/正式的男女朋友的人,其實好悲哀。可能我老了,思想又傳統守舊,我唔係好相信呢班人老咗仲可以keep住一堆「我的最愛」圍住佢地身邊氹氹轉。獨身一人過老年,都幾慘,或者我諗得太遠,但我始終覺得色相總有衰退的一天,玩曖昧如何高明的人也總會有技窮的一日。又或者,世事就係咁玄妙,當熱愛曖昧的人突然認真的時候,對方偏偏是玩家,都咪話唔坎坷。

Middle 說...

咁又有d 人唔強求真正o既愛情o既。
除左愛情或曖昧,可能佢地係其他精神或心靈領域上有其他發展都唔出奇。
當然你講果中玩家遇著真玩家,就時有發生喇。

匿名 說...

小汀 提到...
re Daniel:
哈哈,我不懂得玩愛情遊戲的,因為我太笨喇。

妳乖乖女啫~~~~~~:)

Daniel.

VC 說...

"我還是喜歡以往的人,至少是真情實感。昔日的執子之手,與子皆老的景況,跟我越來越遠,恐怕我是生錯年代。"

妳不是生錯年代,是錯信人言,昔日的人不比今日的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