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我們住過劏房 我們在港漂泊

最近再去香港電台做節目,討論有香港群眾在台灣刊登廣告文章,反對內地新移民及自由行旅客來港太多的事情。討論的內容,其實都是近年來反反覆覆的一些觀點和看法,不說想必大家也都知道。

香港令人嚮往 也令人想逃

主持人在節目中推薦了一本我參與寫的書,並在節目中唸了我寫的幾段話,與聽眾分享我們這些來港求學工作的年輕人對香港的看法。是的,這是個好主意,也許我們多一些分享,少一些爭拗,就會多一些理解,社會也多一份理想。你看那麼多菲傭每個周末佔領中環,都沒有引起社會的不安,不就是因為大家都努力生活在一起,相互信任,創造出的和諧嗎?

我決定以後少評論,多寫一些我和香港的故事,分享之後的要求不高,給予我們同菲傭一樣的信任就可以了,以下為序。

十餘年來,一批批內地青年學生到香港讀書,有些人讀完走了,有些人讀完留了下來,工作、生活、戀愛、結婚、生子,成為新香港人。我們同電影《甜蜜蜜》中黎明和張曼玉所處的時空雖然不同,但我們到香港後所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卻沒有本質的區別。我們去麥當勞買漢堡不會說廣東話,我們住過唐樓劏房,我們的女朋友不在香港,我們為找工作而苦惱。親情、友情、愛情,在香港漂泊的歲月中時時面臨煎熬和抉擇。

獅子山下港人拼搏 難過三代?

香港令人嚮往,因為她的自由和繁華。香港令人抓狂,因為節奏快壓力大。香港令人想逃,因為重複單調的日子,但走了沒幾天又想回來,因為實在找不到比香港更方便的地方。獅子山下的香港人靠拼搏成就了今日的富足,但富不過三代是否會成為香港明日的寫照?

香港90後開始演繹屬於新一代人的精采,而80後的我們剛進入而立之年,就已開始緬懷。青春在香港燃燒得特別絢爛精采,但也特別的快。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展現在我們面前,香港人身份已成為融入血脈的烙印,不論你承認不承認,其實都已無法洗脫,無法回頭。如梁振英經常說的,香港是我家,山東老家?回不去了。

人生最美好的味道,不是蜜糖,而如甘草,放進嘴裏苦澀,回味時卻甘甜。我有很多的理想,其中之一,就是將《甜蜜蜜2》搬上大銀幕,用「那些年我們在香港」的故事來記念我們漂泊奮鬥的生命和最美好的記憶。

紀念完畢呢?當然是努力做好一個「香港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