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

2012政改閑談

來香港已經七年,耳濡目染地融入香港,更是開始與香港社會同呼吸,共命運,自然而然,除了不得不關注的股價和樓價之外,越來越多地會關心香港的社會和政治問題。最近這段時間,除了關心2012年諾亞方舟的船票哪裡有賣之外,還關注了一下2012年香港政改諮詢方案,心想萬一2012年地球不毀滅,還是要在香港堅強地活下去的。

上週六,一群內地背景,國外留學,在港工作多年的海歸朋友以“居港大陸海外學人聯合會”的名義搞了一個政改論壇,名為論壇,實為聚會,在酒店café,請幾位嘉賓,喝喝下午茶,聊一聊“香港政改”這個在我們頭腦中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問題。為我們介紹香港政改的嘉賓有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慧珠大律師,以及香港立法會的梁美芬議員。兩位嘉賓都是律師出身,講話條理清晰,深入淺出,聽完之後,我真是覺得收益匪淺,對於香港基本法的來龍去脈,以及政治制度改革的歷史和發展,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為香港2012政改方案投贊成票,我願意。

香港,作為一個高度發達的國際化都市,作為擁有一定自治權利的特別行政區,市民百姓們就好比坐在一輛飛駛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車里,進行政制改革,就是要換汽車,甚至換司機,其目的是好的,希望能夠在未來的道路上跑的更快,更穩,更舒適。誰都知道這麼做是有風險的,可能換了一輛更差的汽車,也可能換了一個酒駕的司機,當然,也可能換總比不換強,美國人民不就說嘛,我們要“Change”!不過,這裡面還有一個誰也都知道的事實,換車換司機,也得把現在開著的車減速、靠邊、停穩了,然后問哪些乘客有興趣來做下一個司機,接著要對申請做司機的人進行技能測試、心裡測試、領導力測試等,最後還要讓選出來的司機在停車場里把新造的車跑一跑,磨合磨合,油門不行還得換零件,座椅不舒服還得再設計,這樣開出去再上路的車和司機,恐怕作為乘客的我們才能放心。

但是,現在發生了一些狀況,極少數乘客威脅司機在高速公路上踩急刹車,不然就要跳車,擺出一副不惜車毀人亡的姿態,同時還要求每位乘客一人一票選出來一位司機來開車,不管此人會不會開。如果你是車上的一位乘客,你會怎樣做呢?當然,在這種時候,不能要等著乘客挺身而出,司機、乘務員、甚至交通管理部門都需要站出來履行責任,為車輛和乘客的安全,付上120%的責任。因為,我們是付了車錢的!

8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對梁美芬和譚惠珠說了什麼話很有興趣。譚惠珠詭辯多年,功力高深不在話下;但梁美芬的說話有什麼能說服人的地方?

Alienz Thame 說...

同意上面的意見,對於兩位講者說了甚麼,使你認為2012是好事,實在有興趣知道。身為香港人,本人就不認為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的司機,反而像是在逆線行車的司機,我們不想香港毀滅,不想香港優勝於大陸的東西一步一步地失去,所以才反對2012的政改方案。當然我不是要你認同我的說法,但是對你來說,應該不是既得利益的一群,但為甚麼你的想法和我的會有那麼大的分別呢?

匿名 說...

我認為現在的情況更加是:
因為一個自稱司機的人在開車,大部份人並不想走高速公路,然而,這個司機卻不理乘客要求,不單單走高速公路,更是左穿右插!!因此,才有少數乘客要求刹車,因為若果不出聲,這個所謂司機的人肯定帶我地送死!

匿名 說...

在這個議題上,
有沒有外國護照,十分重要,
是否買了政治保險,對發言者立場有很大影響,
畢竟冠冕堂皇的大話人人會說!

Michael Leung 說...

好一個不倫不類的比喻

1. 上面的比喻好,那個才是開快車,要車毀人亡 (迷信金融業、官商勾結、漠視貧富懸殊、家庭社會問題) 的司機,顯而易見。

2. 怕新司機不懂駕駛?為何「假設」舊的比新的好?曾蔭權算懂駕駛嗎?

3. 乘客都是「車主」,你憑甚麼不讓他們決定讓誰來做司機?單憑你自己「認為」他們不懂選擇?

暗黑的卡夫卡 說...

這個比喻大概可以﹐除了幾個謬誤

1)比喻忽略了"香港汽車"的方向與速度是由極少數頭等乘客和司機千里之外總公司決定的事實。

2)比喻忘記了"香港汽車"行的路是前所未有的。不是高速公路般的環形賽道可看見前車﹐卻是像拉力賽般點到點之間的賽道上行走 -- 應該是像達喀爾拉力賽那樣﹐有一個目的地但沒有路線圖﹐大部分賽段都是遠離公路,需要穿過沙丘、泥漿、草叢、岩石和沙漠等等障礙。

3)比喻誤解了乘客威脅司機在高速公路上踩急剎車的因由。正是因為現在的司機與導航員的表現不濟兼有危險駕駛的跡象(這可能和這司機並未進行過乘客應同的技能、心裡與領導力等等測試有關)﹐所以才要在汽車還能安全行走的時候剎停﹐再作打算。

除了以上三點﹐比喻基本正確。

葉齊 說...

一個貌似精警的比喻, 用來代替論證, 往往都有偷換概念之嫌, 適可而止好了.

Kelvin 說...

建議耿兄自己也看看政改諮詢內容和聽聽泛民如何解釋才下結論, 因為小弟對兩位主講嘉賓平日說話的內容有一定的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