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日星期一

濫用火星文的惡果

與同事午飯聚餐,席間同事甲向我們訴苦,說不明白其兒子的另類語言。

第四代香港人,雖然被日本漫畫及本地漫畫的口語化字詞荼毒,仍能用完整句子表意。再下一代的,泛指刻下的中學生,多以半符號半英文半數字的簡短句子表意,同事甲曾厲斥其子表達能力欠佳,語意不明,一整句談話內容欠缺主語謂語,只得動詞。

我搭腔說,這是火星文年代。由icq演變到msn的年代,年青人更不須依賴句子去表達心中所想,只須透過圖像(icon),或一堆以標點符號組成的表情符號,上兩代人無法理解為何冒號加一個大階英文字母D等於一個大笑臉。上兩代人更無法理解以數字諧音代入以中文字為主的句子,例如:「喎系5系巧令」你根本無法拆解(decode)為──「我係唔係好靚。」又例如:「十卜」原來解英語的support。

筆者唸小學時,中文老師強調說話時不能中英夾雜,但目前的初中生,不止把兩種語言夾雜使用,他們更進化到把數字及倉頡原碼運用,成為最快捷便利的新一代共同語言。這種火星文的掘起,相信跟我們的即食文化有關,在香港,甚麼也要快,要快人一步,連溝通模式也一樣。這,到底是一件好事嗎?

於我這個古老石山而言,當然不是。假若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只餘下即食、快捷和便利,舊文化便會被沖擊,甚至消失。前人常鼓勵莘莘學子多讀報,學習寫作,當報章口語化、題材雜誌化,我不敢肯定後人仍有能力寫好中文,這並不關乎學制是母語教學或非母語教學,而是一整個社會的氛圍,根本就不鼓勵傳統寫作。

走過大街小巷的書店,打書釘的港人多圍在暢銷書藉那一台,或自助旅遊的另一台。令人側目的是,我曾發現一本「小說」,只是節錄二人的msn對話做內容,讀這樣的「小說」,真的有所裨益?真令人感到汗顏。難怪網上不少編輯對新晉記者有所批評,要替爛稿來個徹底整容。到底若干年後,報章會否只餘下圖片及照片說明那二句完整句子?

4 則留言:

Galileo 說...

暗號化在Call機年代不少,sms年代只是更多罷.

最易記那些709394.甚至日文的01004 = 待ってます

Kunoichi Terminator 說...

香港還有什麼文化可言?

閣下所謂的正統文化,在大中國的淫威下,實在沒有發言權.反而大中國的赤化中文,聽來不知所謂,變成正統.繁體字也在聯合國中消失.

大中國學者近年發言,香港的本土文化不值一提.如果香港沒有國際因素,根本不值一文.

地球太危險,還是回去火星吧.

小汀 說...

re Galileo,

我沒用過call機,所以也不懂你所說的暗號化。

re kunoichi terminator,

有,香港的文化是過度發展,過度高效率,過度的即食。人性被扭曲至機械化,因為要快要精準要立即見效。

"如果"香港沒有國際因素,大中國學者仍然自卑。

加燦 說...

It is interesting and cute to understand that 「喎系5系巧令」decodes 為 「我係唔係好靚。」and「十卜」原來解英語的support.

While I agree that these cryptic languages are bad precedence and teach bad Chinese (& English), I think these kind of writing can be viewed as people trying to feel cool, be an "insider" and part of the latest hip clique.

I just hope people haven't lost their ability to write correct Chinese or English. Will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