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3日星期五

破電視咒語 投身網絡救災

朋友近來問我看甚麼電視劇﹐我告訴她我家裡沒有電視。她很驚訝﹐問我如何打發時間﹐好像沒有電視就不能正常生活一樣。但對我來說﹐電視已經是上世紀的陳年舊物了。

美民看電視 年耗二千億小時

今年四月三藩市的網絡2.0會議裡﹐紐約大學著名網絡文化研究教授Clay Shirky 作出了一個很有趣的演講。題目是"氈酒,電視,和社會盈餘" -- 關於謀殺時間的故事。原來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開始時﹐搬到城市的人們發現自己突然因機械的幫助下多出很多時間 -- 即所謂的"認知盈餘"。他們不懂得怎麼面對這多出來的時間﹐只好狂飲氈酒﹐把自己沉溺在迷醉之中。直至數十年後人們才真正利用那些"盈餘"去建立很多西方工業國家的制度﹐例如公共圖書館﹐議會﹐全民教育等等。

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社會經歷了另一個衝擊。因飛躍的國民生產總值與朝九晚五上班時間等轉變﹐使人們對又多出來的時間無所適從。他們唯有黏著電視﹐看電視劇打發時間。於是﹐電視取代了氈酒作為社會穩定的潤滑劑。那究竟是多少時間呢?根據籠統的計算﹐單是美國﹐每年看電視的時間就有二千億小時那麼多。製作整個維基百科(所有的條目﹐程式與用家修改歷史條目)所用的也只不過是一億小時。那只是美國人一個週末花在看電視廣告的時間!

打破電視咒語的﹐是科網泡沫爆破後持續發展的互聯網。網絡給我們最大的好處是﹐一個人如果想發表意見或組織﹐那代價近乎免費。前提是人們需要醒覺﹐不再揮霍時間,這樣認知盈餘與互聯網才能發揮功效。

利用網絡動員 改變世界

當科技本身變成沉悶話題之時﹐就是人們開始發掘其社會潛能的時候。由最初的互相談話分享﹐到互相協助﹐到更活躍的有組織無領袖群體運動﹐認知盈餘與變成習慣的互聯網對無論是自由社會還是封閉國家的人都產生了巨大影響。近來勝出美國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奧巴馬﹐其破紀錄的網絡動員力與組織力是勝出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中國大陸成功的公民運動﹐也差不多全是以某種網絡方式來進行的。

雖然香港好像沒有甚麼"朝九晚五"﹐但在政府開始支持比較合理的上班時間時﹐請大家不要再浪費這"盈餘"。當你可以和世界互動的時候﹐別浪費時間在單方向的電視了。想幫助四川孤兒嗎?想他們重建的學校能夠逃過豆腐樓的厄運嗎?一個網上群體建立的捐款監督機制是個好開始。開始行動吧。我開始了。

延伸閱讀:
Gin, Television, and Social Surplus
Clay Shirky
Authors@Google: Clay Shirky
Clay Shirky discussed his new book, Here Comes Everybody: The Power of Organizing
Without Organizations.

Sun Bin: Project Hope 2.0
回卡夫卡



4 則留言:

暗黑的卡夫卡 說...

Thanks for golden finger and Chery1 for the link to the video...

Whose got time to write wikipedia? Provide content? Make Web 2.0 Work?

Kenka 說...

p.s. 遊戲機, 特別是online game, 都是謀殺時間的好方法

暗黑的卡夫卡 說...

對啊﹐那教授也是這麼說的。玩"World of Warcraft"總比看"XX風暴"幾次好...

Hei 說...

我試過有次電視壞咗,先發現
原來我可以睇書,聽收音機,同家人談天,下棋...
有時覺得,電視d kill time能力幾可怕!=.="